冷砚 发表于 2008-10-12 13:58:05

冷砚之书法乱谈

学书多年了
有点感悟
有很多困惑
还有很多牢骚
在正式开始之前
重温徐悲鸿先生的一段话吧:

古法之佳者守之
垂絕者繼之
不佳者改之
未足者增之
西方繪畫之可采者融之

[ 本帖最后由 冷砚 于 2009-1-10 12:53 编辑 ]

冷砚 发表于 2008-10-12 14:00:48

學書有三師之謂,
曰人,曰物,曰心。
語出範寬:
“吾與其師於人者,
未若師諸物也;
吾與其師於物者,
未若師諸心。”
不學於人,難諭理法;
不取諸物,必少生機;
無心之作,終為末品,
故三師不可或缺。
或問,
範氏之說誤乎?
非也,
看似舍前取後,
實則教人嚴尊師法。
同時而異師,
非舍二顧一,
重其一也。
學書時期不同,
師法也有異:
初學古今名家得法度,
再取諸外物以長性靈,
終則動以情書以心,
喜怒哀樂傾注紙筆,
至此,
書可為心畫矣。
吾輩後學,
當重三師。
具理法,
富生機,
不流俗,
不迷途,
如是漸進,
書藝豈能無成?!

冷砚 发表于 2008-10-12 14:02:02

不好意思
有点跑题了
下次发着题的

冰山雪莲 发表于 2008-10-12 14:21:11

这“乱谈”谈的好啊!

夜语风荷 发表于 2008-10-12 20:00:22

書可為心畫。
心不同,畫亦不同啊。
还是修心重要。

冷砚 发表于 2008-10-12 22:00:37

原帖由 冰山雪莲 于 2008-10-12 14:21 发表 http://www.ddsfw.cn/images/common/back.gif
这“乱谈”谈的好啊!
冰山兄见笑了
还会有杂七杂八的
请兄一哂

冷砚 发表于 2008-10-12 22:02:45

原帖由 夜语风荷 于 2008-10-12 20:00 发表 http://www.ddsfw.cn/images/common/back.gif
还是修心重要。
秋风冷砚
夜雨残荷

当代书法论坛 发表于 2008-10-13 09:17:24

谈得好!

当代书法论坛 发表于 2008-10-13 09:18:31

原帖由 当代书法论坛 于 2008-10-13 09:17 发表 http://www.ddsfw.cn/images/common/back.gif
初學古今名家得法度,
再取諸外物以長性靈,
終則動以情書以心,
喜怒哀樂傾注紙筆,
至此,
書可為心畫矣。
有心才是书法艺术,无心则是写书匠。

冷砚 发表于 2008-10-13 12:22:41

谢大兄鼓励
请再鼓励啊:
“草书家”、“草书”、“大草”、“狂草”正在成为许多书法网站和网友们的话题
于是很自然地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书友
其人初学书法便是狂草
取法毛泽东和怀素
经年之后
写得缠缠绵绵的
令人每见每叹
但我对此始终持否定态度
认为这是一种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的做法
十几年过去了
也不知朋友的狂草现状如何

冷砚以为:
“草书家”这一称呼不规范
有些不伦不类
且有搞笑的意味
有人斥之曰:
我还是”隶书家“呢

大草是与小草相对应的
狂草则是草书的另一种体势
大草或者小草不是太难的事情
只要我们懂得字法即可
狂草则不然
狂草是作者胸襟、性情的流露和写照
狂草是对“字如其人”的最好诠释

从古至今
擅长草书的书法家代不乏人
但以狂草名世的不过数人
张芝、张旭、怀素、毛泽东等
张旭、怀素何许人也?
“颠张醉素”也!
“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十万字”者也!
毛泽东何许人也?
千古一人也!
狂放不羁的性格、超凡脱俗的才情、旷世无匹的雄才大略是狂草的决定性因素!
(林散之先生虽以草书名于当代
但其书作距狂草远甚)

狂草并非独立的书体
单纯从形式上进行判断是错误的
以“尽情”和“信手”的方式来写草书并称之为狂草也是错误的
草书是以其他书体为辅的
也就是必须要有扎实的书法根基
我们都见过张旭的楷书
可谓法度森严!

狂草作者的狂傲是有资本的,
其狂其傲是在骨子里的,
狂草只是其心迹。
无知者的“狂”、“傲”多是外在的、表象的
他们表现出来的是狂燥、浮夸

欲在草书上有所成绩
首先要会识会写草书
在此基础上
精熟之!
再精熟之!
然后放手一挥就可以了
至于呈现出来的面目是大草还是小草抑或狂草
自然可观
如果一味地追求狂草的效果
终究会圄于笔墨游戏这一低级的圈圈里。
页: [1] 2 3 4 5 6 7 8 9
查看完整版本: 冷砚之书法乱谈

艺术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