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法网 当代书法论坛 当代书画超市 书家博客
论坛首页 |  书坛新闻 |  当代书坛 |  展览馆 |  篆刻区 |  美术区 |  自治区 |  学术界 |  培训中心 |  资料馆 |  文艺休闲区 |  当代书画超市 |  管理区 信息采集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书法|当代书法论坛|当代书法网|中国当代书法第一门户网站  当代书法网是由中国书协会员、著名书法家杨崇学(杨之)先生于2007年5月创办的。网站自开通以来,以传承我国书画艺术为己任,在书法艺术交流、展览展示,推出书坛新人、通过互联网向世界推广中国的书法艺术方面做出不懈努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书法 启事 李松
查看: 116905|回复: 245

【当代实力派书家系列提名展】之——王墉书法作品网络展(优秀回帖赠斋号、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3 16: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当代实力派书家系列提名展】之
——王墉书法作品网络展
QQ图片20130523183157.jpg


nEO_IMG_IMGP003722.jpg

王墉简介

王墉,1971年生于河北省正定县,先后师承尹沫、胡抗美、曾翔、王友谊等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家画院胡抗美、曾翔书法工作室成员。河北美术学院特聘教授,湄洲妈祖书画院副院长,河北省书法家协会隶书委员会委员。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隶书委员会副主任。

书法作品入展获奖情况:   
2004年入展《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篆书)
2004年入展《全国首届大字书法展》(隶书)   
2005年获《高恒杯全国书法艺术大展》三等奖(篆书)            
2006年入展《全国首届草书大展》(草书)
2006年入展《全国首届行书大展》(行书)
2006年入展《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行书)
2008年入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行书)
2008年入展《全国首届册页书法作品展览》(楷书)
2008年入展《全国第二届草书展》(草书)
2009年荣获《全国第二届隶书展》二等奖  (隶书)                             
2009年荣获《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 一等奖(隶书)                          
2010年荣获《全国首届篆书展》  三等奖(篆书)                                 
2010年入展《全国第三届扇面书法展》  (隶书)                                 
2011年入展《全国首届手卷书法展》 (特邀作品)(隶书)                       
2011年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行书)                     
2011年入展《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行书)                                          
2011年入展《第三届“林散之奖”书法双年展》(隶书)                 
2012年入展《全国第三届青年书法篆刻展》(特邀作品)(隶书)
2012年入展《首届“赵孟頫奖”全国书法作品展》(隶书)
2012年入展《全国第三届行草书法大展》(章草)
2013年入展《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作品展》(隶书)
2013年入展《全国第二届篆书作品展览》(篆书)

网络互动 评帖有奖



    

按照惯例,本次网络展继续开展网络互动、跟帖有奖活动。还是那句话:鼓励原创,谢绝“万能贴”,鄙视抄袭。对于原创优秀回帖(最好是独立成篇的文章),届时将从中选出5——10篇,由王墉老师题赠斋号或奖励小品






发表于 2013-5-24 07: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王墉老师,王老师的艺术风格,是我积极学习探索的方向,我认为,王老师的隶书,即融入了简帛书的天真烂漫、挥洒自如的趣味风韵,还有开通褒斜道厚重、大气、古朴、率真、自然天成。集古贤之大成,才会有如此精彩作品,学习书法,从源头学起,必能开出一条属于自己风格的艺术道路。我将上下而求索。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分——师友眼中的王墉  


王墉,有趣还得耐品咂

◎  朱以撒

王墉以俞樾所撰对联为创作内容,获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一等奖的作品(如图),不嫌其长而录之于下:“论船山先生所著全编,得三百余卷之多,经史子集,蔚一代奇观。承其后者,勿徒争门户异同。汉详名物,宋主义理,各在师承,总不外古大儒根底实学。卜衡岳胜地而开讲舍,看七十二峰在望,春夏秋冬,备四时佳境。登斯堂也,尚共矢晨昏黾敏。出建功勋,处修节操,交相自励,以毋负老尚书创建初心。”王墉以隶书创作此联,一上眼便觉气息古朴。气息当然是一种感觉,是阅读时传递给阅读者的,也是书法家经过持久的磨练,由巧而拙、由妍而朴的一个转变过程。气息的形成与书法家的审美观有关,有的书法家好妍美,所效仿皆妍美一路,笔下多清新秀逸,如见上林春花,吐芳争艳;有的书法家好强雄刚劲,效北碑露圭角,刚气逼人、雷劈风擢。每一种审美方向坚持下去,最终弥漫于其中者必然是自己追求的那一种。王墉此联用笔简朴,当长则长,当短则短,不滥用长线。字内显得疏朗清旷,字若人老清癯,风情爽朗。作为具体线条而言,线以质或摇动朴现,而非美艳。线条中质优者,深沉而略见颤笔,呈古老态、沧桑感。书法家在用笔上因颤笔而露出破绽者不少,求古朴却不自然而造作。王墉在这方面恰到好处,不动声色、不起波澜,轻易地让人有所感,可谓高明。从整体看,此联是一件隶书,却又不止于一家之法,充满了隶书中的多种元素——有《刑徒砖》的成分、有《杨淮表记》的成分、有《泰山金刚经》的成分、也有《好大王碑》的成分,诸多融会,朴素平和,清淡雅致。除了隶书诸家的融合之外,还有篆书笔法的意与隶书合,如《张迁碑》碑额、《祀三公山碑》的笔法与用意。这些篆法有些画意,或弯曲、,与隶书的平直相辉映,显示了用笔的灵活多变。隶意篆味,直线弧形,自然真率。清人吴乔说:“各自有意,各自言之。”书法创作就是如此,个人之意与古法合,或取或舍,各以其表现手法为之,既有古法,又有个人此时的用心,合为一炉,达到协调已是不易。
读王墉此联的书法,的确很有趣,让人感到新鲜多变。王墉以隶书书之,在结体上已经与传统的隶书有别,非端庄齐整,大小若一,而是时正时欹,正欹相交、相错,显示出在每一字造型上的用心,似不经意,又于不经意中得见活泼趣味。所谓好看就是这样,一个字有点小趣味,不是八边具备、四面停匀的那种造型,再下一个字又呈现另一种趣味,如移步更换角度,每个字都不同形。将上下联进行对比,下联更为精彩、形更为委婉,弧线调节也使字形灵动,这或许是越写越放开,发挥特别顺利的缘由吧。每一个字都有自己的常态,在书家发挥之后成为异态,形可以庄也可以谐,可以跌宕也可以平静,就看书法家所用之心态了。王墉并不想把字写得工稳对称,他的表现就是得有趣,使人乐于读下去,感到此作者是有想法的。清王士祯说:“有根柢焉,有兴会焉。”读此作,有此感。章法也因此有了变化,异于汉隶的横竖相对依格而书,字或大或小,形成通篇的错落不等。错落形成的美感自然比齐整有趣,也使书写显示出更大的自由度,可长可短,或大或小,自由式进行,不拘于一格一式。虽为对联,章法只是相对而对,总其大要,而内部则做得活泼多变,并不使之齐整。章法齐整易学,章法活泼却须有自己的思量,故宋人李涂有云:“惟我操纵,惟我捭阖,此谓一茎草化丈六金身,此自得之学,难以笔舌传也。”因此,写对联不可拘于对,为对而对反而僵化了。此联对中不对,不对而见对,于对中得活法。清人汪琬称:“学其开合、呼应、操纵、顿挫之法,而加变化焉。”不拘泥于成法就是变。曾见有人上联篆书下联草书,以为多变,实为不知变也。隶书不同于草书,不可萦绕牵扯,只能通过字距、字态来加以变化。此联章法,可谓乱石铺街之变,可也。王墉的这件对联作品在整体上显得太满。尽管笔画细而朴,字之间亦疏朗,但如此篇幅承受文字过度而致堆积。文字内容多了,字径又大,不免拥挤滞塞,似乎有纸破字溢之感。如果两边多留白亦稍可化解,不料作者在上下联四侧又添几条行草,这些有如蛇足的行草写的是什么呢?做减法,“损”比“增”更能见出作者的境界。白中的美感,首先要作者能意会、察觉,才可能有“计白当黑”的实践。
可惜,这件作品陷入满、挤、增这些因素中,不免气短。当代书法作品大多有如此倾向,即便一件作品完成,也要在边边角角增添一点其它的文字,让空白骤减,似乎文字越发密集就越有分量,却想不到把气道都堵死了。如此联之落款,空间已短促,再加落款,不嫌压抑之至么?是否一开始下笔就缺乏整体的筹划?其次,是作品中的线条质量还有待提高。有的线书写得过于简单了了,成为毫无韵味、无艺术性之线,长横尤其不足,直来直去、斜来斜去有如依尺子划出,只是搭一个字的架子,余下无甚可品。线是形神关键,有实亦须有虚,不是轻率可为。以上联为例,其中“不外古大”几个字,写得是如此地浮薄无味。汉人王充称:“有根株于下,有荣叶于上,有实核于内,有皮壳于外。”一个事物应表里有物,一幅书法作品也是如此,更多人是要看内里的。其三,结构也需讲究。一幅有趣的书法作品,在单字表现上看起来是很自由的,长一点也可以、短一点也可以,但搭配起来还是要看效果的,外在内在,总是要自相副称才好。上联中的几个字“余、集、蔚、代、宋、主”,都是值得调节一番的。另外,在如此拥挤的画面内钤章,益增其拥挤,甚至还把印章都钤到字上了,是何道理?同时,在每一句后画圈,说起来都是装饰之趣。在我看来,少了这些印,这些圈,阅读起来还会更不受干扰的。 (本文摘自2011年第四十三期《书法报》第六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味杂陈 别出心裁
◎  丛文俊

时下作篆者常为缺字烦恼,于是上借下取,把三代秦汉不同时期的字形集合在一起,成为一种风气。王墉的作品上自甲骨文、西周金文、六国古文,下至秦汉篆隶,荟萃古形,成为一作。这种做法本难使作品风格统一和谐,但王墉以细线拙笔全面加以改造,居然别出一种意趣,其胆识自见。不过,这种险中取胜的做法不宜视为出新的最佳选择,也不宜仿效。       (本文摘自《书法导报》2010年第51期第9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墉印象


◎  郝  军




与王墉兄同龄,共同喜爱行草和篆隶的研习与创作,在同一届的全国篆书、隶书大展上获奖。这些共同,就使我俩有了更多的沟通与信任。王墉是近年来燕赵大地上涌现出的活跃在当代书坛的青年才俊之一,可谓是当代青年书法创作的佼佼者。从他的各体书风上看,给人的第一感受就是朴拙,我想这是由于他的艺术取舍和生活阅历所决定的,没有矫揉造作之感,反而似一阵朴茂之风迎面袭来,给人以远古的亲近。艺术上不从善如流,必曲高和寡,王墉选择了一条艰辛的艺术道路,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自信与坚持。近年来,他连续摘下全国楹联展、隶书展、篆书展等多个奖项,一时声名鹊起,这是他在书法创作上多年辛勤付出的最好回报。评委的认可,同道的关注,无处不反映出他倔强的性格。与他接触,话不多却恰到好处,体现出他的一份真诚与忠厚,这也正是在他身边时常聚集着一群铁杆书法迷的重要原因,刘晓军、秦锋、崔宏波……我是先认识了他的作品的,洗练的笔墨技巧,独特的形式设计,每一幅作品都有他的创作追求和时代感悟。孙过庭说:“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继承与创新是当代书法创作的主题,学古而不泥古,笔墨当随时代,是主体继承,形式创新?还是形式继承,主体创新?我想无论怎样,结果是作品必须“鲜活”,要有时代标志。王墉通过他的理解和实践,用他的作品给了我们以最好的实证。行草的恣肆;隶书的奇崛;篆书的稚巧,无不体现了一位青年书法家的智慧与追求。诚然,书法需要创新,但不能是无源之水,一任的释放个性,又会走到极端。我们只有不断的挖掘和汲取传统,只要在传统中能够找到一些属于未来的东西并加以继承,那必将成为经典。真正的书法大家不是展览创造的,他是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综合体现。我们不怕达不到我们的目标,我们只怕失去我们的目标。苏轼说:“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书法何尝不是如此呀!我想王墉兄正是因其难,而乐其中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  刘  斌
没有激情的重复是乏味的,好像一道精美的菜没有放盐。回忆起二届隶书展的作品,天真浪漫中有着坚定与执拗,这种鲜活的艺术情感不是练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大艺术家是生活在悬崖上的,一般人是上不去的,然而过一步的结果就是粉身碎骨!


◎  张青山
王墉兄是位非常有才情的书家。从他在全国大展中屡屡折桂的佳作中不难看出他在砖铭、石门颂、秦诏版之间游弋颇多。散淡、古拙中呈现出一种轻松、自然的书写状态。



◎  田九亭
在当今书法比较繁荣和热闹的时代,我们要追求一种什么样的书写状态,是广大书法作者应该思考的一个重要话题。石开先生曾说过,优秀的书法作品要有较高的防伪性,即一方面要有与众不同的独特面目,二是作品中要包含着较高的技术含量。王墉兄的成功也验证了这一点。情趣性是当今众多书法作者的重要审美取向,在积淀不深的情况下,追求情趣的手段大多是靠做作和取巧来表现的,造成的结果是开始使人耳目一新,细品却让人感到乏味。王墉兄的作品如同一壶老酒,愈品愈醇厚,细究其原因,我认为其作品中体现出来的情趣靠的是拙而不是巧,这种拙应该得益于他长期对篆隶的广泛涉猎与积淀,并把大智若愚的人生感悟渗透到创作中去,从而能够做到信手拈来,却情趣盎然。从他身上,我们应该学到点儿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拥古今 心游太玄



◎ 张志鸿




河北正定有王墉,善书法,诸美兼擅。尤于立意高古,境界独出。是以作品观其人,以为简静而灿然,汲古而常新。余观其书,在秦汉魏晋之间,承传有序,落笔悠游,一任天然,于苦心经营中得率真之趣,自天性流露处见法度之本。何耶?广摄约取,学以致用,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立根我法,三千溺水,但有一瓢足矣。又以学养修心,游历拓胸、交游放眼,何患无境界!复能以他山之玉温养自家良田,不拘成法,统而化之,以古为源,以心铸情,别出新制,自然天成。余观其意,山中古涧,云外清风。得摩崖金石之气,山风水月之妙。用笔散淡清逸,质朴无方。结字稚雅天真,奇正相生,大巧不工,时见慧心。章法或秉春秋、或承两汉、或法五代,皆以自家主旨为本根。有山林野兴,有雅士高致,有玄禅妙谛,有王墉风骨。苏子瞻云:“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可以与兄同谓也。坐拥古今汇同源,心游太玄得自然,天风散落星无数,敛入墨池作云帆。以此寄语王墉长乐。余与兄交浅而言深,往往能于笔墨间会心,人生快事耶。嘱余写照,即奉数言呈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书写的最真处——说说王墉的隶书
◎ 吴勇



和王墉兄第一次见面,是在邯郸举办的全国第二届草书大展上。他留着长发,看上去很是潇洒飘逸。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过来握手——这个举动,让人感到一阵温暖。在展厅里,他那件用绢写成的草书作品颇为醒目,不是二王,不是怀素,不是章草,而是略有一些碑版气息的草书,形式颇为雅致,淡淡的黄纸边上贴了白色的宣纸,题上跋,古朴清新——这种形式,是王墉式的符号,这种符号,后来的日子中伴随王墉攻城拔寨,夺取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此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全国第二届隶书展上,他以一手砖文气息的隶书获得二等奖。其实他的隶书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展览中出现,在全国首届册页书法展上便悄悄露出了些端倪,只是在二届隶书展中,那些貌似零乱的线条让砖文和摩崖的气息更浓厚了,一下子和时人拉开距离,获奖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之事。汉代刑徒砖和摩崖多是前人随意为之,经过时间的洗礼,自然冲淡,古朴天成,这是人与自然对话的结果,更隐约显示着前人对于上天的敬畏与虔诚!我喜欢那些不经意间留下的汉时文字,比那些刻意的碑版更生活,更真实,更能逼近活生生的书写原初的状态。王墉兄的隶书也是如此,他独具眼光的取法透过历史中那些华美的外衣,直抵书写的最真处,那些文字在他的笔下起舞,有着一种浪漫的、最原始的美和不拘小节的情怀。再后来的楹联展上,王墉把隶书玩到了极致,平直的线条,欹侧有趣的结体以及古雅的形式让他一举夺魁!我想,一切赞美的话都显得是那么多余,事实是最好的证明,他成功了,他的坚持和特立独行让他在拥挤的书坛中杀出了自己的路,让大家都看到了他的存在并由衷地赞赏。在一个从众的时代,人们都争相复制成功的时候,只有坚持自己的人最打动人,能够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因为不管你有多小众,多不起眼,但你坚持你的价值,就会有盛放的那一天!我祝福王墉,希望他把这条小众的路走成大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  薛元明
此王墉非彼王镛。然而在书法取法上,宗法汉碑晋砖,存效法之意,风格形式亦有暗通声息之处。此件作品能在隶书大展中脱颖而出,自有可取之处。用笔、结体不守故常,可见功夫不浅。书写正文与落款之间拉开距离,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出手不凡。但是,所谓“成也形式,败也形式”,除正常的落款而外,尚有四处“题跋”,作者想象力不能说不丰富!只不过,古人的题跋,常常是一人多次完成,或多人多次完成,也可能是多人一次完成。这件作品则是一人一次完成。所谓“多次”表明,要相隔很长一段时间,书家的心态、技法已经发生自然变化。一件参展作品在有限的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不免刻意,甚至会显得多余累赘。相比之下,照相存在“二次曝光”,书法其实也有“二次创作”,比如青铜金文与汉印,但有特定的条件。材质本身具有工艺性,可以再加工。宣纸需要的是“书写性”,一次性完成。草稿形式虽有涂改脱漏补充,不过是在整个书写过程中发生的,不能在结束之后再加以填补。从本质上来说,书写的时间性无法更改。不过,仍能看出这几处“题跋”的笔墨变化,可以感受到作者的书写功力,存在一种有意味的对比,但未能浑然一体。也许,这就是形式的局限。






◎  万  力
对于书法的创作我更倾向于融会贯通,集众所成的一类作品,从中体现出作者的综合创作能力,对书法深度创作的理解亦有独特的认知,使之有迹可查,无迹可寻,从而使作品的内涵赋予鲜活的艺术生命力,可谓道高一筹,法为所用。王墉兄善行,而攻隶,旁及诸体,其书风简朴细腻,灵动中不失沉稳,追求不激不厉,风规自远之境。所书黄山谷跋语,以魏碑结体灵犀自运,使转擒纵自如,作品布局格调新颖,寓情于法度中,随心所欲不逾矩,动静相熔,疏密有致。体现出温文尔雅的书卷之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看王墉


◎  王厚祥




我与王墉并不熟悉,因此,评论王墉的书法只能叫远看。美从大的方向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自然美,一是精工美(人工美)。自然美是指大自然中原生态形象、色彩之美,反映到书法创作中,那些不加雕琢的,或没有雕琢痕迹的自然形态和自然变化了的形态,属于自然美的范畴。比如粗犷的线条,因笔画多少而形成的大小不同的字形,因自然书写或受自然事物大小疏密规律影响形成的章法形式,都属于自然美。精工美是受某种审美追求的影响人工打造的艺术形态,精工美多以精致、规范、整齐、对称、方正为特点。在艺术创作中,自然美和精工美不可或缺。少了自然美,作品则会缺乏自然生机,缺乏原始的鲜活和古朴。少了精工美,作品就会显得技术含量低,粗糙随意。王墉的作品很好地把握住了自然美和精工美的关系,他的隶书初看是粗犷的,自然散漫,乱石铺街。而细细品去,每一个字又都有出处,线用古法去写,形由经典去造,一片高古苍茫。他的篆书则又相反,第一眼看到的是精美,笔画精细,字形规整。但深入观察又会感到他笔法的悠游灵动和字形的自然多变。自然美中有精工关照,精工美中有自然变化,高级的艺术品莫不如此。学习书法大抵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初学阶段,从基本笔画和基础造型学起。这个阶段很快就会过去。接下来是杂学阶段,由于这时候审美水平不高,又不懂得方法,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行,写写楷书,写写隶书,又写写行书,写了很多种书体风格,但样样都不深入。徘徊往复,一头雾水。第三个阶段是主攻阶段。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审美水平和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对于自己喜欢什么和适合写什么思路逐渐清晰。于是确定一种书体作为主攻方向,进行深入的学习和研究。书家的成绩往往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然而,很多人由于不懂得专攻的重要,没有专攻意识,一辈子都可能停留在杂临杂写阶段,这样时间不少费,精力不少费,效率却不高,成绩当然也不会大。杂写是必要的,因为它会为我们打下各方面的基础。但能不能及时转入专攻却对书家今后的发展影响重大。王墉无疑又是一个在这方面极其敏感和聪明的人。他年方不惑即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隶篆。并在这个方向上深度耕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这是很不容易的,选定适合自己的方向需要思想,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需要毅力,取得优异成绩需要智慧和方法。王墉的书法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特别讲究形式。他的每一件作品从形式上总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不管从拼接的样式,用纸的颜色,还是作品本身的章法形式,落款钤印,无不苦心孤诣,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形式的问题是目前的一个热点问题。大致有两个观点,一是认为现在拼接成风,彩纸泛滥,偏离了书法学习和创作的核心,书法学习和创作的核心是字写得好不好。单张成幅的作品最大方,白纸黑字最高雅。二是认为书法讲形式如同人要讲穿着。同样一个人穿不同的衣服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刘洪彪老师常讲的盛装书法。我特别赞同刘洪彪老师的观点。注重作品形式色彩是当代书法以展览为主要欣赏形式决定的。同样一件作品怎样才能有更好的展览效果?这是每一位书家都要思考的问题。一个展览上百件作品,你也许可以都用白纸去写,但绝对不能都是整整齐齐的四尺整张。唐人张旭的《古诗四帖》是用什么纸写的?五色纸,用五种颜色的彩笺接成一个手卷!古人早已使用彩纸,并拼接。王墉是智慧的,王墉是有思想的,同时王墉又是勤奋好学而注重实践的,对于王墉我们充满了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3 16: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  马亚飞
我一向认为,书法的技术非常重要,但比技术更重要的是书法以外的东西,这东西包括读书行路,也就是综合素质。我与王墉认识多年,也曾数次看过他的临帖、创作,凭我的感觉,他的技术绝对是一流的,但技术好的人很多,所以书法光靠技术肯定是走不远的。在王墉的书法中,我们看到最突出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种气息,这种气息是属于王墉的。质朴不张扬,静怡不浮躁,不论是乱石铺路的密不透风,还是悠然落笔的闲散空灵,都透露出他对书法独到的理解,这种理解并不是随波逐流的盲从,而是自信与固守。试看当今书坛,二王一脉几乎一统天下,随处看到的是精巧与制作。而这些在王墉的作品中你是看不到的,他的作品中看到的是为作品服务的质朴而简练的点画,多变而不怪异的结体,一步一景的章法,正是这笔法、字法、章法构成了王墉与众不同的书法语言。王墉为人谦和,言语不多却能语惊四座,说实话看他写字我着急,慢慢悠悠不慌不忙,这些性格特点和他的书法有着惊人的相似,所谓不激不厉,风规自远。老子讲致虚极守静笃,看王墉写字你能感觉到什么是静,这静里面却蕴含着一种张力,这一点我非常佩服他,书如其人用在他身上好像非常合适。






◎  张明利
王墉兄书法取法古典精神,他用笔的跌宕变化、结字的匠心独运以及用墨的枯润相融乃至章法的独具新意,无不令人折服。然而,更让人心动的是他在深入古典之后的轻松书写状态,这是一种境界,一种书法达情写意的最高境界!非我辈能及。






◎  刘宏卫
王墉,河北人。宽厚仁爱,孝子,善书法。诸体皆能,尤以隶书见长。于《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荣获金奖,声震华夏书坛。获奖楹联作品雄浑古朴,大雅苍茫,谋篇布局启书法投稿装饰之先河,影响甚广。当今书坛行草盛行,兄亦精研楷、行、草且能独辟蹊径。深研汉隶,得其高古大雅之象,参以草意更添灵动之趣,实为吾之楷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艺术顾问

中国历代年号索引 | 书法家常用礼语 | 公元干支对照表 | 岁时表

Archiver|手机版|当代书法网|当代书法论坛 ( 京ICP备14015029号,京公安网:11010802014578号 )

论坛网友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当代书法网立场无关。

网站联系人:杨之 13501296373

当代书法网群:36526567(QQ) 当代书法网版主群:34573496(QQ)

网站邮箱:ddsfw@126.com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时军莉律师(上海君莅律师事务所)

GMT+8, 2019-9-17 00:49 , Processed in 0.652811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