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法网 当代书法论坛 当代书画超市 书家博客
论坛首页 |  书坛新闻 |  当代书坛 |  展览馆 |  篆刻区 |  美术区 |  自治区 |  学术界 |  培训中心 |  资料馆 |  文艺休闲区 |  当代书画超市 |  管理区 信息采集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书法|当代书法论坛|当代书法网|中国当代书法第一门户网站  当代书法网是由中国书协会员、著名书法家杨崇学(杨之)先生于2007年5月创办的。网站自开通以来,以传承我国书画艺术为己任,在书法艺术交流、展览展示,推出书坛新人、通过互联网向世界推广中国的书法艺术方面做出不懈努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书法 启事 李松
查看: 84160|回复: 264

【空一访谈】关于崔如琢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17 11: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SC_4448.jpg






采访人:释空一
录音整理:芥圃书社《水墨味》杂志 项堃
图片摄影:一念堂 张伟
图片整理:一念堂 汤专
图片发布:一念堂 田弦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介

崔如琢先生简介



       崔如琢先生是国际著名旅美画家,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出生于北京。一九八一年赴美定居。

       崔如琢出身名门,自幼酷爱艺术,遍访京城名家李苦禅、李可染、陈半丁、王铸九、秦仲文等。博采众长,被李苦禅大师收为入室弟子。

       崔如琢先生赴美国后,曾任纽约中国艺术研究会副会长,纽约杜威大学客座艺术教授。一九八四年获颁美国杜威大学荣誉艺术博士学位。

       崔如琢先生的作品曾被华国锋同志、邓小平同志当作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曾将崔如琢先生的作品《双鹰图》赠给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北京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曾收藏崔如琢先生一丈二尺巨幅作品《东风朱霞》。钓鱼台国宾馆也曾收藏崔如琢先生的多幅作品。

       崔如琢先生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展览,多次获艺术成就奖。其作品被美国总统里根、国务卿基辛格、陈香梅博士、宋美龄女士、泰国皇室、台湾商业巨子王永庆、报业大王王惕吾以及亚洲、欧洲、美洲等几十所大学,及博物馆广泛收藏。不仅如此,崔如琢先生的作品在海外艺术品市场上也颇受欢迎,在国际拍卖会上屡创佳绩,一九八九年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展览会上曾创下一幅作品成交价12万美金的纪录。崔如琢先生不但在绘画艺术上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在中国艺术品的收藏上其成就也蔚为可观,他在青铜器、瓷器(官窑)、木器(紫檀黄花梨)、古砚、古琴方面都有丰富的收藏,尤其是元明清近代书画大家的作品收藏更加丰富,是海外著名的鉴赏家和收藏家。

       崔如琢先生在艺术上的成就,以及在旅美二十二年之中获得多项荣誉,为促进中国书画艺术创作及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释空一简介


       四川佛头山极乐寺监院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性真如 大朴无琢—关于崔如琢先生

本性真如  大朴无琢

——关于崔如琢先生



空一



       约好崔如琢先生十点见面。

       车行至静清苑外,九点三十分,我们等了等,直至正点方才敲开朱红色的大门,崔先生是最闲的忙人。我们见到崔先生时,先生正准备为一件雨霁水墨作品提款。打了声招呼。便埋着头题上诗句与款识,很安静。墙壁垂下来七八个条幅皆是山水、春、夏、秋、冬、雨、雪、阴、晴,皆在这七八个条幅之上。我静静地面对着这些山水作品,心里滋味莫名。

       在见崔先生之前,先生的作品真迹我仅在荣宝斋见过两件。并且仅限于花鸟荷花而已。其它山水及小品都只是在杂志、报纸、网络这些媒体偶然翻阅。由于印刷的局限性,我对崔先生误会很大。我也曾对《水墨味》杂志主编项堃先生提及过,项主编对我讲:“可不能这么说,崔先生的画品格很高,改天带你去拜访,做一个访谈,了解了解,再看看崔先生的个人美术馆,想必你会改变一下自己的看法。”

       这才有了与崔先生这次相遇以及重新的认识,感谢项堃,感谢先生精彩的作品。

       先生唤人与我们泡茶,项主编说:“先不忙,参观完你的美术馆后再喝也不迟。”先生说:“也好!”先生带着我们走进他的个人美术馆,并一件件作品给我们讲述其创作过程与思想,先生用功之勤,积淀之厚,学养之深,绝非常人可及之。

       先生的作品以花鸟、山水为主。旁及人物,然花鸟以荷花为高,山水以雪霁致妙。

       先生的荷花,亦古亦新,八大、徐青藤、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皆有涉足,从画面上来看,并非浅尝耻止,而是站得住的进行了系统的学习,不然绝不会提炼出最直观的艺术感受。

       先生下笔沉着痛快,泼墨无忌,浓淡自如,不求叶之俯仰,花之姿态,信笔随心,直取莲花之神髓,或高洁清运,或卓然不群,活摇曳如风,或娇然半隐,红白不计,繁简不谋,自有荷塘之幽静,莲花之高格,比之当下以画荷名世之大家,真当头棒呵。

       画乃心迹,先生笔下莲之面貌,定然是先生生活之写照。先生之大雅,乃为真性情,五浊恶世,时风炎凉,于此间能独立清波,自抒性灵,必是菩提种,自在心。

       先生的山水画真是值得一读。

       先生的山水异于古人,异于今人,乃不入时流之画风也。

       先生的山水不入时流,并非怪涎,并非故作惊人之笔,乃生一生的临习,思考与理性的总结。

       先生的弱冠之年的摹本,有石涛、龚半千、石谿……一丝不苟,笔笔分明,比之当下院派,要诚实高明的多。先生指着一件石涛摹本对我讲,“这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临的,当时很乱,我不去批斗别人,也没让别人来批斗我,我躲起来画画了。”看着那素洁的画面,静穆的用笔,一片宁静自心底而生。那个特殊年代的非常时期,一个青年,需要什么样的定力,才能有这样的学习机会,我不禁汗颜,中国画之衰,并非无道,而是无人。

       无人,只因无定心尔。

       先生的山水比花鸟愈发自在,山水树石,草木烟霞,幽涧飞瀑于笔底轻松写来,没有草稿,没有布景,没有思量,唯有人生的心迹,生活的甘苦。先生的画面,厚重且空灵,散淡并生机,用笔活泼,用墨沉实,图式饱满,真情弥漫,设色有意无意,却又恰到好处,一点红,几笔蓝,真是妙到毫颠。

       当下黄宾虹先生追随者甚多,很遗憾,都被画册带进了阴沟里,被时流卷进沧海,无根无岸,无处回头。

       不肯放下手上这几笔,重新归零,那艺术,只剩下一个字——“死”。

       先生是个大收藏家,所学之摹本,皆从藏品之中取来,一笔一划,皆得古贤实教。师承李苦禅先生,所学却并非苦禅老之表相,而是苦禅老一生学画之心得。先生师古不泥古,承师未成尸,有血有肉,有骨有魄,真画坛丈夫尔!

       我最心宜的,是先生山水中的寒山雪霁,真乃出尘之逸品。

       时下有一派,以冰雪为能事,善以工业入墨,所呈之画作始终不可久观,何故,一“匠”字可定论。真性情寄予工具,必然会大大失真。

       作艺,古来唯一真字不可得。

       得其“真”,此生无愧一管秃毫。

       先生之山水雪景,不以白为表相,纯以墨贯穿全篇,古法有云,“计白当黑”。山沉默无言,水冰封淡定,树疏朗自立,衰草浅伏,白雪悠然,满纸清肃,双眸豁亮,好一片藏生机无限之真山真水,只待一笔朱红落于山巅,春,就会涌现。

       观先生之佳作,同游山水无异,真画沦中可居,可游之实证。

       先生所居京郊一偶,寓所名曰“静清苑”。亭台楼阁,清池曲径,宛如江南,四壁皆古贤佳作,洗手间一件小品山水,细观都属于宋人手笔。藏品之丰,建馆陈列有余。先生朝夕相对,耳濡目染,真是有福之人。与古贤日日对问,何等逸兴!

       临走时,我对先生说:“您今后得办一些小型个展,让大家共同学习一下,看画册不行,和原作差得太远。”先生一笑,“大家要生存,印得不好情有可原,我的大册子你见过没,效果基本接近原作,送你一册。”先生搬出一册精美的画集,把外封打开,翻至扉页,准备题赠。

       我对先生说:“您若要提名,可否用毛笔。”

       先生看了看手中的签字笔,笑曰:“应该用毛笔,应该用毛笔……”

       最终先生用毛笔很认真地于扉页题上“空一方家教正,如琢于静清苑。”铃上朱印之后,抽出一张白纸,夹在盖章处递我。

       先生的细腻与谦逊,此刻仍能于脑海一一浮现。

       一个收藏家、一个画家、一个慈善家……对于崔先生如何定位,我想了许久,没有答案。

       想不明白的时候,师父往往会给我开示,有一语如下“佛法等于零加零,零减零”,正好可解疑。

       这样一来,崔先生就简单了。

       崔先生,一个值得后学尊敬的长者,一个值得同仁交往的贤者,一个值得前辈欣慰的高足。

       一个人生的榜样。

       一册参考的范本。

       如琢,一个来自《诗经》里的名字,留给多少人,无尽的回味。

       回味,是艺术,也是人生。

                                                2009年1月11日晨于一默禅房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静清苑 画谈

静清苑 画谈



人物:崔如琢 释空一 项堃
地点:静清苑 崔如琢美术馆
时间:2008年12月28日


空一:您的山水很有气度,没有胸怀的人画不了山水,逸笔草草只能是小文人,您觉得呢?

崔如琢:(以下简称崔)中国的传统国画以山水为主,因为山水技法很多,内涵深厚,历代的大师也多。

空一:这种有意识的构成感觉很好。

崔:这是在美国画的抽象山水画。

空一:这根本就不是抽象的,这哪是抽象,是心相,是特定时期的笔墨语言以及思想状态。

崔:这是86年在美国画的。

空一:这很高级了,86年拿到国内会蒙倒一大片,现在看也有意味,不空洞。

崔:当时画了一批现代山水,这种感觉的走了一段时间。

空一:现在看山水都看腻了,学生都和老师画得很像,老师没有把真正的学习方法教给学生,很麻烦。

崔:因为老师自己也不知道方法,所以没法教,像所谓学院派很多人学的东西,基本上对传统没有认识,而且在学校里根本没让他们用功,根本画不出来,二十年如一日的方法,又有谁在教呢?

空一:其实您可以办一个小型的小展览,让大家来看一看,别老是办大展,别人很少有机会介入。办小的观摩展,二十张、三十张,找个方便大家的地方展一下,让别人看一下原作,老是给人家画册看是不行的。

崔:所以我的美术馆欢迎热爱传统艺术的人。

空一:重要是让大家看到,让人认识到传统作品的好,今天项堃不带我来,我就看不到,以前我看到的那些作品,我也觉得不是您的非常好的作品,因为别人拿走的是商品,好的东西还是留在自己的屋子里自己看,人都会有这个心理,随手画,卖出去丢人,精品卖出去就等于卖掉了心肝宝贝,一般都是过得去的作品在外面流通。
崔:上回拍卖行拿走了四张,这是我新画的四张,上次春拍挑走的,拍了280万,后来我又补了这不同的四张。

项堃:(以下简称项)这几张比上几张要好。笔墨润泽朴厚,是心性的自然表达。

空一:很难得。这个味道和吴悦石先生的味道又不一样,但又是传统的。我是托项堃的福来看一看原作,平常看不着的。山水画很是耐看。

崔:必须看原作。

空一:您的山水画很难仿,很难仿。

崔:所以我的山水画假画少,我的山水还有一个特点,你找不到一张是重复的。

空一:对。

崔:我每张都没有稿,这么大的画都没有稿。我都是随意画的,根本找不到稿,所以想仿很难仿,要照抄重复就不对了。

空一:没法仿,不知道从哪入笔。

崔:我画山水很多想法,我是搞收藏的,所以我是从四僧入手,石涛、八大包括那一代的画家,我又研究“清四王”,我都看,不见得临,最后研究“金陵八家”。近代也有几家,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把这三家都研究了,傅抱石比较现代,但是比较单薄,黄宾虹比较苍茫浑厚,但是黄宾虹不能画大画。李可染画的好不好?好,但是李可染画得比较僵,太程式化。

空一:他早年画得好。

崔:对,李可染还停留在造景阶段,就是画景时,我先造个小稿,打个素描稿,这就是有造景。但是李可染40年代的时候,对石涛八大有研究,所以李可染又造景又不造景,那帮学生就不行了,那帮学生学得太差,所以李可染没有一个好学生,没有一个画得好的,你看李可染所有的学生里头,没有一个对传统有认识的。

空一:您这个画还是得看原作, 这个是超越当下形式的。您的山水味道非常足,它厚但是它透亮,有的人画黄宾虹它厚是厚,但是它死黑。

崔:很多名家画黄宾虹,还没有悦石30年前画得好。中国画还是得靠功夫。

空一:您山水层次特别好,厚还有层次,很难得。

崔:我画这么大的画,我也没有稿。

空一:您根本不需要稿了,山哪里有稿啊?您画的这个树就特别到位,来您这里是看到真东西了,特别是山水。花鸟别人还可以仿仿,山水没法仿,它设色就仿不出来,仿的时候他舍不得用好的矿物质。

崔:我的颜色是最好的颜色,纸是最好的纸。

空一:您最主要的是有法,佛家讲“接法脉”。

崔:我们除了学习前辈之外,主要还是要研究历史。

空一:您一来研究历史,二来您藏品多,您看东西都是原作,我们看的东西都是画册。

崔:上次饶宗颐老先生到我这来,我拿出一张八尺整张的石涛让他来看,老爷子看半天赞不绝口,说画好,诗也好。最后老先生还在边上题了跋。八尺整张,你到哪能看到八尺整张的?

崔:这是凤凰卫视来采访时,我当场画的。

空一:您是提笔无人,自在毫巅。

崔:那张荷花也是当场画的,画完一张没拍完,又画了一个,我拿出一百年前的旧纸,京都汪六吉,原来齐白石刚到北京的时候,就喜欢用这种纸,那时候是20年代。

项:现在有地方卖这种吗?

崔:没有,买这一张纸就上万。

空一:我就佩服有人拿康熙乾隆的纸画画都一点不讲究,我就觉得把纸裱一下就行了,挂着给我们看就行了,不用再画什么了,我说做东西得负责任,纸活一百多年不容易。

崔:原来这有一张特别好的雪景。

项:我前几次来时都看到过,后来被人买走了。

崔:抢走了,我说这不卖,我一个好朋友带一个企业家过来的,结果把它抢走了,我又画了一张。

项:这张墨荷挺震撼的。在守住传统的基础上又很有新意。

空一:对,它元气淋漓,很深厚,我们讲刘海粟有一些画元气淋漓,但是他的元气淋漓截取一小部分再看就不行了,但是您这个截取哪一段,它的层次、空间、墨韵、气韵都很好。

崔:我是用积墨的画法来画荷花,一般的画家都是远景、近景,但是没有人把这视觉深入到荷塘里,就是你视觉要进入荷塘里,你的眼睛看到的全是荷花、荷叶,那种冲击特别强,这个视觉不是在远处,也不是在近处,而是身在莲塘中央。

空一:这个角留得非常到位,留住这一块白,如果再染染,就染过了,有的人深怕不够本,再染点,再带一笔,结果画面没了想象与余地。

崔:我这个标题也好“藏娇”,就这一块亮色,就一朵荷花。这是2002年画的。

空一:这是一点放光明。

崔:您看我画雪景的笔法每件都不一样,你看这两张一样吗?

空一:不一样。

崔:这张正在下小雪,这张是雪停了。

空一:您的雪景特别地震撼,您冬天办个雪景展,二三十张画就够了,你给人家看看真东西,不然人家都不知道什么是您的东西,让人家仿画的也仿得好一点,不然仿画的都仿得糟糕地很,纯粹浪费纸张。

崔:我画荷花也下过功夫的。

空一:您的荷花很有表现力,撑得住,有丰富的变化,不单一,这一件上面那个莲蓬很巧妙,很实却很空灵,这一枝枯杆挑出去就顶起了天上的白,空间很开阔。

崔:这一张也是凤凰卫视来的时候画的,用这种纸当场画的。画完这张以后没完又画的那张。

空一:这个笔力很壮。现在有些人画画,比如画荷花,他只追求形去了,没有深层次理解荷花的本来意义。

崔:这张画是1960年画的,当时16岁。

空一:您这是在骂人了。

崔:当时老友把41年前的旧作拿来给我看,让我重提了一下款,我拿现在的画给他换了。

空一:还是您朋友有心,如果不在意的话,估计您以前的画也不多见了。

崔:这些都是在朋友手里的,这是1972年画的,正是文革期间,这是临的渐江的,都是临摹的,这是临的石涛,这是临的龚半千。我那时候20多岁,文化大革命热火朝天,我心静下来一门心思就落在临摹上。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静清苑 画谈

静清苑 画谈



空一:您如果心不静您就被整进去了,要不就是被人整,要不就是整人,关着门自己整自己吧。

崔:我们家被抄家的时候多的是,我们家“资本家”出身。

空一:现在院派画不了这样的,现在高中之后考到学院的是院派了。

项:院派现在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拿毛笔画素描,这样就失去中国画笔墨的意义了。

崔:关键就是现在的老师所谓的博导,对传统没有认识,怎么教育学生啊?!

项:前两天采访陈传席,话题就是画家不写字行吗,陈传席把学院派骂一顿,骂得很到位。

空一:谁画得好、谁写得好,我信谁,我不相信理论家,我相信实践家,实践家不说他有理论,他理论在画里面,这个理论是不用说的,古往今来都要实践。

崔:这张画是1962年画的,当时我18岁,当时苦禅先生看了以后就给我跋了一下,当时苦老特别高兴,因为我学的不是他,当时郭味渠看了,他就问我说你是苦禅的学生,你画不像苦禅,你是不是学陈白阳啊,我说不是,他说那你学谁啊,我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人,我说柯九思、王冕、陈宪章、石涛、八大、吴昌硕、潘天寿……他就蒙了,小孩十几岁那么狂!其实我说的全是心里话,我就是研究的历史,因为近代画梅花,海派赵之谦、吴昌硕行,齐白石都不行,张大千也不会画梅花,潘天寿还可以,往后就是李苦禅。后来的一大堆人根本不会画,画得都很平庸。因为宋元明清几乎花鸟山水画家全画梅花,古人的境界非常高。

空一:这张风荷画的好,在跳舞。

崔:这张画我在杭州玩的时候,对着荷花,一阵风过来,我记在心里了,是有风的感觉,当年有一个美女跟我在一起,是原来外院的一个校花,现在已经40岁了,当年是20来岁,还没大学毕业呢,你看我的写的这些跋。

空一:这张画还讲了个故事。

崔:后来再画就不行了,画不了了,好几人订这张画,订完以后再重画没那个感觉了。

空一:您这是记录你的人生轨迹和心路历程,里面有怀念,有情感。您画花鸟像山水,您现在把画山水的气韵用在画花鸟里面,把画花鸟的细腻用在山水里面,很有水准。

崔:我就是这么结合的。

空一:这个就特别好,看山水它不狂颠也不野气,很文人化,花鸟又融入文人画山水的博大精神,两种反差的切入找到表达的方式,非常古又非常新。这个气象很难结合,古人很少画大画,一来工艺有限,二来大画很难画。您山水里还有些梅青的感觉。

崔:我喜欢梅清。

空一:夸张地说,不喜欢梅青的人,气格不高。这件作品线条用得很柔,给人感觉就很温和,有人画画一上手就焦墨,焦墨也就罢了,还瞎涂,了无生趣。山水再硬朗也要有柔的部分,因为太硬死得很早的,只有柔一点才活得长。

崔:其实画如其人,你讲得很有道理,年轻人的画为什么比较硬呢?他年轻人血气方刚,越到晚年越是柔中带刚。

空一:我常讲要把柔和的外表给别人,刚硬留在肚子里面,外人看来这个人很好接触,但是心里要知道缺点在哪里,不然的话碰到墙就崩溃了。您这一笔的高度很好,收得住。有的人就是高度弄不好,它的对画的感觉,空间关系拿不准,这个不是经营的,这个是反复训练之后的一种心性的表达,如果是经营的话,半天搞不出来,就不是大写意了。一个大花瓣还要靠经营的话,只能说明他训练不够。

崔:所以李可染最大的弱点就是经营。

项:潘天寿也是经营。

崔:对,因为经营所以才不经看,因为经营才单薄。潘天寿是难得的大师他以风格取胜。

空一:这个鹰画得非常好,它和这个石头融在一起了,不刻意拉开,都交织在里面,把石头画硬朗一点,把羽毛画得弱一点,跟苦禅老的东西区分开了,这一看是苦禅老的东西又不是苦禅老的东西,上面松树还有一点潘天寿的感觉,画得很经典,很到位。印章也就这么打了,也不像别人打千百个印章。

崔:他们乱打,古画都是历代名家盖的,他们学那个,乱盖章。

空一:我前段时间看了苦禅老的一本三块四毛钱的书法集子,以前不懂,那是很小时候买的一本,小时候真不觉得字好,但是现在看真好,我们讲那一代的人,同时代的人写成他这样的画家,不多见。

项:李可染的书法和他的书法没法比。

空一:苦老很奔放,我看了他很多字,都是很自然的,他是那种放松状态下的苍茫。您这件大作品好像画册里见过,还是看这样的感觉好,我画画就看感觉,我不看笔法,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为意境服务的,都是为格局服务的,格调不高,画得笔法再好也是扯淡,这个笔法用得不适合,坚决不用。

崔:我完全是用线,这是古人用的方法。

空一:这是写的出来,写出来还有现代的元素,就是像写手稿一样的感觉,但是把它完成到一个作品的状态,还是很难的。

项:这张好,一气呵成。

空一:这个冰好像要破,真的有如履薄冰的感觉,春天快来了一样,这就是东北初春的感觉,冰上能走人,但是要小心,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这般。

崔:我自己对这张也挺满意的,这张画得挺快的。

空一:我觉得您画画之所以自信,第一是因为你看原作,别人看画册,第二点别人去当官,您就在家坐着,搞点自己的爱好,应酬也少,没那么多烦事,这样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提升自己。

崔:这件作品画的是李白的诗,闲夜坐明月,幽人弹素琴。

项:很幽然闲适,给人无尽的想象……

空一:我觉得现代人太装,有的是没到这个格调,装出那个格调来,有的人到了一定格调,想追求更高的格调的时候,没有那个高格调的心境也要装,本来老老实实画,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抖出来就够好了,他还要往上抖,抖不上去了,就假了,我分辨假画有一条,“画得不好的就是假的”。

崔:其实真的也等于是假的了。

空一:对啊,画得不好就是假的,你要确保你拿出的东西,对别人负责任,别人喜欢你的东西,几百万买回去了,你是高兴了,但是你把人给坑了,用宜子孙的名义留几十张废纸,还不如去买几本书。

崔:我前年撕了两百多件,我让几个人一块撕,撕完以后都抛在水里面。

项:自己负责任,也是对藏家负责任。

空一:这张荷花设色很好,很少有人这么弄。这才是云淡风清。心境就是这样的心境,魂魄也是高洁的,有的人认为不上色就是高洁的,这完全不对,他是不会上色,不上色还好点,不会看的觉得这个东西很雅。您这块朱砂就上得很好,有一点点温暖,如果这一片枯槁特别寒冷的话,就受不了。我们讲画画得有一个可赏性,得看着高兴,就住我隔壁的老爷子常指着他家客厅的一张山水画对我说,“这画是400块钱买的,但是我每天对它看很久,我现在爬不了山了,我看这张画就当游山了”。和古人说的一样。

崔:对,去那边喝茶去吧。

空一:好,谢谢,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释空一访谈崔如琢先生全记录

IMG_1780.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释空一访谈崔如琢先生全记录

IMG_1783.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释空一访谈崔如琢先生全记录

IMG_1785.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释空一访谈崔如琢先生全记录

[localimg=740,1106]1[/localimg]
DSC_4318.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11: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释空一访谈崔如琢先生全记录

DSC_4319.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艺术顾问

中国历代年号索引 | 书法家常用礼语 | 公元干支对照表 | 岁时表

Archiver|手机版|当代书法网|当代书法论坛 ( 京ICP备14015029号,京公安网:11010802014578号 )

论坛网友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当代书法网立场无关。

网站联系人:杨之 13501296373

当代书法网群:36526567(QQ) 当代书法网版主群:34573496(QQ)

网站邮箱:ddsfw@126.com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时军莉律师(上海君莅律师事务所)

GMT+8, 2019-12-10 04:37 , Processed in 0.605552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